中国状元县——休宁
网页首页 图书馆简介 服务窗口 工作动态 读者指南 共享工程 农家书屋 宣传活动 读者论坛 数字资源 读者风采 新书介绍 书海钩沉 联系我们
书海钩沉
 
读者指南
  入馆须知
  办证方法
  开放时间
  读者网络服务
 
数字资源
  电子期刊
  地方特色资源库
  电子图书
  电子报刊
  视频在线
  网站链接
 
共享工程
  全国文化共享工程
  休宁文化共享工程
  安徽文化资源共享工程
 
站内搜索
 
 
 
 
  书海钩沉
首页 > 书海钩沉
一位最像教育局长的教育局长
发布日期:2017-08-31 来源:程维  被阅读 53 次

吴庆钰伯伯走了。

他生病住院、病重,我都一直没能知道。我得到消息是在8月20日夜间,这时他已经病危了。21日上午我赶到医院去探望时,他已经深度昏迷。当天夜里,他就离去了。

没能早些去探望他,我感到非常遗憾。

吴伯伯是我父亲的老同学,彼此之间情谊深厚。前些年,也就是我父亲在世的最后几年,我寒假暑假都曾到深圳去护理陪伴父亲。他经常向我问起他在休宁的几位老同学的情况,而几乎每一次第一个都是问“吴庆钰还好吧”。早先父亲每次回休宁来时,都会同吴伯伯会面。

我父亲跟吴伯伯,说是老同学,实际上早年在休宁中学读高中时,吴伯伯比我父亲高一级。只因为同在学生会做事——他是学生会的校刊主编,我父亲是他的撰稿人,所以交往很多。而彼此了解,情趣相投,则使两人在后来几十年间一直保持联系,相互来往。

吴伯伯是三十多年前休宁县教育局的局长,我自然因此得到过他的关照。不过三十多年来,我跟他接触并不多,一般只是在街上遇见,站下来向他请个安,同他谈谈天。他家里,我只去过几次。——对这位长辈和领导,我始终怀有几分敬畏;在他面前,我总感到有几分不安。

1980年代中期,我从外地调回休宁时,吴伯伯曾经有意把我留在教育局机关工作;而那时只有二十几岁的我,竟不知天高地厚地谢绝了他这一番好意,执意要尝一尝回到母校海阳中学来教书的滋味。

然而在来到海中之初,我工作得并不是很顺利,遇到了一些困难,陷入苦闷和烦恼之中。——此时,又恰好有一个可以调到政府机关工作的机会摆在面前。我就咬咬牙厚着脸皮去了吴伯伯家里,请他帮忙。结果他表示,有原则规定,中学教师不能调出教育系统。他还举了几个调动的例子,强调都没有调出教育系统的。最后安慰我,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不久,我父亲回来了,到吴伯伯家去拜访。他让父亲转告我,原则规定不能破,安心教书吧。好好教书,二十年教下来,就不一样了!——其实我当时也并没有铁了心要调走,更没有真正去下功夫搞调动;只是遇到困难有点动摇而已。因而听了吴伯伯的话,我也就一心一意教书了,从此再也不曾有过调离的念头。

不过我还是一直总有点忐忑:当领导的眼界都很高;吴伯伯究竟会怎么看我?不知道。但是又正如他所说,二十年教下来,果真是或多或少总有点不一样了:桃李丰收,职称到位;被选进学校办公室,参与学校管理工作。——在这一点上,我却是又一次没有听吴伯伯的话。他曾经跟我讲过,在学校里就一门心思好好教书,别去干什么别的事情,没什么搞头的;除非叫你当校长。但从总体上讲,我还是听他的话的,因为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讲台,如今已经教了三十多年了。

我虽然对吴伯伯心怀敬畏,但在内心深处却是一直有着这样一种感受:起码在他那个时代,他是一位最像教育局长的教育局长——文人形象加儒雅气质:中等壮实的身材,微胖和善的脸,蓬松微卷的头发,朴素整洁的衣着。跟他面对面交流,会感觉到他目光睿智,甚至有着几分犀利;但绝然没有那种居高临下、高深莫测,令人望而生畏,只想敬而远之的味道。因而我对他的敬畏,自然多者是“敬”。在我跟他并不很多的接触中,有两次接触的场景使我难以忘怀。

一次是在1989年夏天,吴伯伯生病住院,我去探望他。我带了几本书给他看,其中有两本是敏感政治人物的传记。他很感兴趣,自然就跟我聊起了那两位传主。我们彼此交流着对那两位传主的看法,交流着对相关历史事件的解读、分析、评论。他谈吐旁征博引,思维客观辩证,分析入情入理,结论实事求是,表述言简意赅,使我非常崇敬。那次聊了好一会儿,聊得非常开怀。吴伯伯始终兴致很高。这种氛围使我觉得跟他一下子拉近了距离,使我竟一时忘却了内心深处对他的那一丝“畏”。

还有一次,大概是十几年前:一件小事,一个细节。

那时我还住在草堂巷,有一天我在巷口遇见吴伯伯,便站下问候聊天。正聊着,他突然说了句“金老师!”我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只见金家骐老先生正拄着拐杖、颤巍巍地由远而近。——我知道,吴伯伯和我父亲都是金老先生的学生。原先双手背在身后同我谈天的吴伯伯,这时赶紧垂下双手,快步迎上前去,微弓着身子,微侧着脸,毕恭毕敬地仰望着老师,满脸含笑地向老师请安,同老师交谈……

这一幕使我感怀不已,多年来时常想起。身教重于言教。父母对于子女是如此,老师对于学生也是如此,教育局长对于教师仍是如此。

我虽然跟吴伯伯接触不多,但我从他的言行中所受到的领悟,则使我受益无穷。他的人格魅力,就像他写的字那样——早先我看到过他写给我父亲的信,到现在都还记得:那钢笔字龙飞凤舞,圆润灵动;柔中有刚,放中有收。那字确乎有几分难认,但的确好看。

在休宁教育界,无论是在老一代的教育局工作人员当中,还是在老一代的教师当中,吴庆钰伯伯都是一位有口皆碑的教育局长。而“最像教育局长的教育局长”,则是我对吴伯伯的独特感受,也是他在我心目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印象。

【关闭】【收藏】【打印】
皖ICP备10010989号 | 访问量:717283 在线:31
休宁县图书馆版权所有 合肥金水网络技术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投稿邮箱:359707961@qq.com